浙江音乐 - 中小学音乐教育

标题标题

翻页

陈念祖词十首

祖籍浙江慈溪,出生于上海。词作家、电视文艺撰稿人。

采风,村歌比赛

采风,村歌比赛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70年来新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同时,我国的中小学音乐教育的发展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此之际,《中小学音乐教育》特推出“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征文范围:爱国主义主题音乐教学感悟、课例、教案等字数:5000以内。投稿信箱:zxxyyjy@163.com;zxxyyjy_2010@163.com投稿邮件主题请注明“我与我的祖国”征文

  •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傍晚伴着微风的拂过,我信步在都市的街道上。但灵魂已被剥离出躯体,记忆也被禁锢在时空的十字架上。我无力去拥抱这里的热情,也无力抚摸这座城市的旖旎。...

花港词刊2011-春晓 复刊号

二月的杭州不见睛好,依然是细雨敷面的寒瑟,细心的人们发现,当年陆游住过的孩儿巷,一枝红杏正骑墙而出;白娘子打着伞儿的白堤,桃花在含苞欲放……。江南的春天,挡不住地来了!借此美好的季节,我们向一年来关心、支持和呵护《花港词刊》的作者、读者朋友们,表示最美好的祝愿!祝大家心中春意绵绵,笔下佳作连连!以西湖十景之一命名的《花港》词刊,创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曾发表了《美丽的心灵》等一大批佳作,走出了新时期浙江最初的一批年青作者,有些成为日后歌词创作的中坚力量。时光飞逝,时隔三十年,《花港词刊》于2011年复刊,它传承浙江的人文精神,充满全新的创造与渴望,透着当今时代特有的色彩和风华,向我们走来,与每一个希望结识它的人相遇,并渴望成为心灵的陪伴。在一个资讯泛滥的时代,办一本音乐文学刊物,会是一件寂寞的事。但我们觉得生活需要这样一本能“歌唱”的刊物。它应该有宽阔的视野和从容的气度,有好的构思与版式设计,有对新人发现的喜悦和歌唱的快乐,有对歌词创作的悉心理解与理性的思辨,有源源不断带着清新、美丽气息的作品支撑,它们是追随时代、来自心灵的结晶体,真诚、亲切、新鲜、蓬勃……;我们知道正起步伊始,力量微薄,相距甚远,但一定会竭诚地付出努力。感谢有你!让我们见证春天,见证《花港词刊》的成长。《花港词刊》编辑部

且听风耹 阡寒

且听风聆——悼陈江风老师□丽水阡寒秋雨寂寂,落叶纷纷,瓯江的黄昏,等待孤独的人,千年埠头,空留浣衣声,谁钓一江风月,江畔独饮。且听风吟,一壶饮尽爱恨,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彩云。畲水涟漪,秋歌长吟,瓯江的渔火,守候归家的人,雁来雁去,雁鸣声声,抛却一世繁华,江上抚琴。且听风吟,笑看万丈红尘,挥一挥手,做一片天边闲云。注:《畲水秋歌》是江风老师的歌曲代表作,曾获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原题《瓯江的黄昏》,“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是他经常说的,想不到一语成谶!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DMzMDExMjI0/v.swf

陈江风歌词十首 ——为了纪念

○为了纪念□陈江风歌词十首○生平简介丽水市文化馆研究馆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音协、音乐文学学会、民族管弦乐学会理事,丽水市音协顾问,丽水市高级人才联合会文艺专家委员会副会长,丽水市杰出人才陈江风同志于2014年11月10日(农历甲午年闰九月十八)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享年57周岁。陈江风同志生于1957年7月,于1970年4月参加工作,时年14岁,从小痴迷音乐,自学成才,一生献身群众文化事业,先在云和县文宣队八年从事音乐表演,后在庆元县文化馆任馆长、书记、文联副主席等职,专职从事音乐创作20年,1998年11月至今在丽水市群艺馆(今文化馆)从事音乐创作,所创作的音乐、歌词近400件在国家级、省级发表或获奖。代表作《畲山听樵》获全国少数民族(单、双、三)舞蹈大赛音乐创作一等奖;大型风情歌舞剧《畲山风》、《畲家谣》获全国少数民族第二届、第三届文艺汇演创作金奖;大型音乐舞蹈诗《千年山哈》参加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获省“五个一”工程奖;同时有少儿舞蹈《畲娃球梦》、《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畲水秋歌》等6件作品获省“五个一”工程奖。在戏剧音乐方面创作演出的有传统古装越剧《合凤裙》、大型现代越歌剧《白玉兰》(台湾舞女)。出版了《空谷回声》、《风情驿站》、《野山风笛》两部词集和一部歌曲集。主要成就:两次获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两次获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一次获市“杰出人才”称号。一次获丽水地区“十佳优秀青年”和浙江省“音乐先进工作者”、浙江省“文化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畲水秋歌风也悠悠,水也悠悠,一缕晚霞山涧里流,晚归的郎哥,淌一路秋水,甩一串竹哨潇洒地流。流红了山楂,流亮了歌喉,流香了米酒,流闹了丰收,哩哩哩啰哩啰,流闹了丰收。风也悠悠,水也悠悠,一缕晚霞山溪里流,浣衣的娘妹,提一篮秋色,摘一片云彩漂亮地揉。揉美了花衣,揉甜了心里头,揉笑了畲水,揉醉了金秋,哩哩哩啰哩啰,揉醉了金秋。浙江省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原题《瓯江的黄昏》。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太阳和月亮手拉着手,星星笑得合不拢口,白云和彩霞手拉着手,缤纷的花絮满沟流。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神州大地美如绣,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幸福生活唱不够。黄河和长江手拉着手,两条巨龙天地间走,高山和大海手拉着手,舒心的笑声醉心头,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神州大地美如绣,五十六个小朋友手拉手,幸福生活唱不够。1999年获全国少儿歌曲作品电视大赛二等奖,2001年获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2003年由北京电视台青少年节目中心制作成儿童音乐电视(MTV)和专题节目在BTV播出。昆曲高腔(戏歌)刀马旦,舞刀枪,妖魔鬼怪龇獠牙,聊借伶优唱古人,还将旧事话隋唐。哎呀呀呀呀——莫道衣冠假,一声箫管几千秋,嘻笑怒骂皆文章,怨死窦娥刚卸妆,糟糠五娘又登场。有道是,善者弱,恶者强,到头来,恶者灭,善者昌。大花脸,戴髯口,青衣小旦略施妆,月在广寒花在镜,道是有常却无常。哎呀呀呀呀——难为跑园场,金榜题名今何在,洞房花烛痛断肠,汤公梦惊《牡丹亭》,《兰雪》玉娘赴黄梁。真所谓,奏昆曲,唱高腔,终究是,答神明,保平安。踏桥谣踏桥踏桥,春夏秋冬踏廊桥,姐踏一滩歌,妹踏一滩笑。踏桥踏桥,春夏秋冬踏廊桥,姐唱吉祥调,妹唱幸福谣。老爸挡住风挡住雨挡住刺骨的严寒,老爸他是一垛斑驳的泥墙,摘来花摘来柳摘来星星和月亮,老爸他是一个温馨的摇篮,挑着苦挑着乐挑着酸甜和苦辣,老爸他是一座巍峨的大山,牵来云牵来水牵来满天的彩霞,老爸他是一条送我哭嫁的花船。哦,满脸皱纹的老爸,最沉最沉的犁铧唱着拉,最苦最苦的故事笑着讲,双膝跪地难报你的恩,我的牛一样的老爸。篱笆里的妈妈是你离不开那开满牵牛花的篱笆,还是畦地里的蔬菜还需要你浇灌,是你离不开那山垄里的瓜棚豆架,还是香蕈木耳还需要你晒干,是你离不开那挂满丝瓜的茅房,还是屋檐下的小燕子使你放心不下,是你离不开那山涧的清溪小虾,还是鸡鸭猪羊还需要你喂养。哦,妈妈,你总离不开那金黄黄的篱笆,你总离不开那生你养你的大山。给你的船票是否收到给你的船票是否收到,我的客船就要出发了,如果你真的不想走,哪怕对我挥挥手也好。给你的船票是否收到,我的客船就要出发了,如果你真的很无奈,哪怕把我骗一骗也好。给我一个微笑,哪怕等待我的是暗礁,给我一声祝福,哪怕我的归宿是海角。牵挂也是一种痛愁肠千里,思念万重,总恨相逢如梦,依依又西东。总恨此情太浓,依依泪朦胧。知否?知否?牵挂也是一种痛,我很难露出我的笑容。知否?知否?牵挂也是一种痛,我很难走出我的梦。为自己喝彩在爱的跑道上,假如注定要被淘汰,那就给自己选择另一个舞台,那就给自己打造另一块金牌。让所有的镜头都对准自己,让所有的鲜花都为自己盛开。在爱的跳台上,假如注定要失败,那就给自己准备另一种表白,那就给自己释放另一腔情怀。让所有的歌声都飞向自己,让所有的欢呼都为自己喝彩。心祭在心灵的深处深深挖了一个坑,把一段刻骨的相思悄悄埋葬在里面,你不用送葬,也不用流泪,我会用我一生的心血来祭奠。

斯人去犹在 花港正芳菲

斯人去犹在花港正芳菲□蒋中海在2011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由浙江省音乐家协会主办,由汤璧辉老师主编的《花港》词刊在停刊多年以后将要复刊了。可是就在《花港》词刊复刊前夕的这个冬天,传来了汤老师与世长辞的消息。那是12月3日下午2点31分,我正启动摩托车准备去镇人普办办事,突然接到省音乐文学学会打来的电话,告诉了我这个令人心痛的消息。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呢?!汤老师,我们不是有约定的吗?记得2007年的冬天,也是这样一个冬日融融的午后,汤老师从杭州给我打来电话,对我说:省音协转来了你的词集《一个秋天的童话》。汤老师问我:中海,你今后还要出书吗?我说:汤老师,我这本词集出得很匆忙,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今后我想尽量努力再写一点,等有了一定的积累,我还想出一本新的词集,或者在原有基础上出一本增订词选。汤老师当时听了很高兴,在电话里对我说:中海,你好好写歌词,到你要出词选的时候,我来给你编辑,我来给你写序,因为我对你比较了解。至于出版社的事,我会给你联系好的。此刻,汤老师亲切温暖的声音犹在耳边……我只是一个读了小学六年书的乡下农民,对于歌词创作的知识,一点也不懂。八十年代初期,在汤璧辉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我在汤老师主编的《花港》词刊上发表了我的第一首歌词:耘田歌。在后来的日子里,汤老师始终关心我,帮助我,手把手的教我学写歌词,记得有一首叫《插秧新歌》的歌词,前前后后帮我修改润色了六次,那时通讯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修改稿件全靠信件往来,而汤老师总是不厌其烦,耐心的教我,指导我写作,携着我的手在歌词创作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往前走……我是一个生活在远离杭城的钱塘江边的乡下农民,平时很少去省会杭州。第一次见到汤璧辉老师是在省音协举办的浙江省首届歌词创作研讨会上。那是1984年的冬天,会期正逢下雪,西子湖边白雪茫茫,天气十分寒冷。我和来自舟山群岛的歌词作者何信峰,以及来自慈溪的农民歌词作者胡渭汀等人同住一个房间。何信峰出门时衣服穿得单薄了一点,脸色冻得发紫,汤老师知道这个情况后,亲自给何信峰送来了厚实的棉袄,还嘱托旅馆为大家增添了棉被。与会作者被汤老师这种对业余歌词作者无微不至的关心所感动,大家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研讨会中,何信峰在会议期间创作了记录该次会议的一首新词,胡渭汀新创作了《鲤鱼跳进高压锅》,我也新写了一首儿童歌词《顶牛》,这几首新创作的歌词都由作者本人在研讨会上朗读,并由汤璧辉老师和其他老师进行了生动具体的点评。后来,这几首歌词都在《花港》词刊上发表了,并经由汤老师的推荐,有的还在北京的《词刊》上得以发表。第二次见到汤璧辉老师是在1985年的5月中旬,汤老师是应海宁市总工会的邀请,来为海宁的歌词作者进行辅导讲课。中午吃饭的时候,汤老师端着饭菜,坐到我的旁边,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谈歌词创作的事。汤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要写好歌词,除了要刻苦勤奋,还得要注意发挥自己的特长和优势。汤老师建议我要把歌词创作的重点放在农村题材这一块,因为我生活在农村,对农村生活比较熟悉和了解,写起来就会得心应手。汤老师的这些教导,至今记忆犹新。第三次见到汤璧辉老师是在1986年9月浙江省音乐文学学会成立大会上,那一次会议上,汤老师显得异常兴奋,汤老师为了给学会争取到一点活动经费,还在会上不时地和当时的省音协领导进行交流与沟通。那是1990年的秋天,我生命的天空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风雨中我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汤老师在我的生命处于最艰难困苦的时候,及时向我伸出了手,给予了我理解,同情支持和鼓励,希望我风雨过后仍然要坚持歌词创作。后来,在汤老师和词友们的关心帮助下,我终于走过了风雨岁月,迎来了歌词创作的又一个春天。汤璧辉老师为了编辑好《花港》词刊和培养浙江的这支歌词创作队伍,几乎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如今活跃在词坛上的浙江的歌词作者,大都是汤老师亲手培养起来的,每一位歌词作者的歌词,也都是在汤老师辛勤耕耘的花港词刊里绽放第一朵美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汤璧辉老师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在我的手机里,存有老师的电话号码,学生现在就要拨通老师的电话:0571851……,学生要告诉老师:春暖花开的时候,您曾主编的《花港》词刊就要重新复刊了,翻开扉页,您会看到姹紫嫣红的万千春色……斯人去犹在,花港正芳菲……

走进音乐文学的广阔领地 □ 晨枫

走进音乐文学的广阔领地□晨枫朋友从杭州来电,告诉我浙江准备恢复音乐文学刊物《花港》,由钱建隆先生主编,希望我能抽暇寄一篇文稿,予以支持。并提到刊物想办得眼界宽泛一些,除了歌词,还想对音乐文学的其它门类甚至将文艺晚会的主持词、文学脚本等也包括在内。对如此恳切的约稿,我当时实在无法拒绝。原因很简单:作为一名长期在音乐圈里玩文字的作者,几乎对于任何歌词刊物的问世,从内在情感上,我无不报以热诚欢迎。而说起浙江,我就会想起浙江那些人数众多、才华横溢的歌词同行们,更会想起省音协当年出刊的《花港》词刊,也不会忘记当年钱建隆先生主持的《盒带歌词季刊》,甚至还有湖州的《诗与歌》等等。毫无疑问,这些特色独具的刊物,为本省与全国的歌词事业不断繁荣,起到了功不可没的推进作用。基于此,我对浙江这种新刊物的诞生,似乎更有理由怀有更加殷切的期望与更加与众不同的期待。据此,我在反复思考的过程中,竟然引发出了长时间埋在自己心中的一些话题。谁都会看到,历经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今天,随着歌曲创作上的日益一体化与歌曲传媒渠道的空前多样化,在词曲作者队伍也随之发生前所未有的分化、组合的同时,当上世纪九十年代各种纸质传媒受到全面冲击纷纷停刊之后,进入21世纪以来,各种民办歌词刊物出现了纷纷问世、不断增多的景象。但应当看到,虽则这些刊物的内容互不相同、作者也各有差异,但就其内容而言,大抵都是有歌词,有歌曲,也偶有评介文章,还有其它编、读的信息等等。但实在地说,我却总有一种不够满足感。这是由于我心里更想看到的,是尽可能多色彩、多门类地具有更大包容性与更广社会辐射面的音乐文学刊物出现。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屈指一算,我们这批被乔羽先生称之为“词门众生”的文字写作者,将音乐文学的大旗扛在肩头已经长达二十余年之久了。然而,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二十余年来,反映在我们各地出刊的各类刊物上的内容,除了歌词,还是歌词。而音乐文学所应涵盖的其它门类,似乎与我们并无关系。虽则上世纪八十年代,山西与南京,相继出刊过《音乐文学》,但也许是出刊时间过短的原因,也未能展示出音乐文学刊物所应有的风貌来。我以为,经过了二十几年的历程,这种现象似乎不应该再继续延续下去了。很明白,我们所从事的事业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我们的词门众生也同样需要坚持不懈地充实自我,持之以恒地强化自己的艺术修养,丰富自己的笔耕领域。回溯往昔、环顾左右,在文学、美术、音乐、戏剧、舞蹈、电影、电视、摄影等诸多艺术门类中,以文字为表达工具的、又与音乐文学相似的大约有戏剧文学、电影文学以及电视文学,就其各自发展的历史而论,戏剧文学与电影文学的发展历史显然较长,电视文学其次,而音乐文学大体上是随着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到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才得以产生与发展起来的。音乐文学,顾名思义,绝非仅仅只等同于歌词,它应当包含与音乐相联姻的所有文学形式在内,只是由于歌曲所具有的极其宽泛的传播面与极其广大的受众体,才使得歌词无疑成为了音乐文学是它的主要构成体。以如歌剧、戏曲中的剧词,各种以演唱方式出现在曲艺作品中的像评弹、鼓词、琴书等等中的唱词等等,均应囊括其中。然而,我们不能不看到。当戏剧文学、电影文学、电视文学都在伴随自己的主体艺术戏剧、电影、电视迅猛发展的时候,我们的音乐文学却只是面对歌词,只是将自身局限在同歌曲的联姻上,年复一年,毫无变化。如此,在我们的观念中,便把音乐文学与歌词划上了等号,说到音乐文学,便只是想到歌词;而说到歌词,便认为它就是音乐文学。显然,这样的现象是不客观的,不实际的,甚至可以说是无知的,它不利于音乐文学、包括歌词事业的不断发展与我们自身的持续提高。因之,拓宽我们的视野,让歌词艺术真正步入音乐文学领域,才是无法回避且应当予以正视的重大课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以为我们应当从以下两个角度出发,奠定我们的立论基础:其一,音乐文学是一种艺术门类,其从业者的艺术视野应当是宽泛的,艺术修养也应当是深厚的。历史这样告知我们——百余年来,在这个领域里留下名篇佳作的作家、艺术家们,已经组成了一条星光灿烂的银河——从李叔同、沈心工、丰子恺,到郭沫若、胡适、刘大白、刘半农、戴望舒、黎锦晖、黎锦光、田汉、贺绿汀、塞克、光未然、陈歌辛、范烟桥、陈蝶衣、公木、贺敬之……他们的成就,绝不仅仅只在歌词一个领域,而是关涉到戏剧、美术、诗歌、音乐以至国学、佛学等诸多方面。就是在新中国六十年的史册上,以如乔羽、管桦、袁水拍、袁鹰、张永枚、阎肃、洪源等这些大家的业绩,同样也显现在戏剧、文学、诗歌或撰写各种各样的舞台或电视文学脚本等诸多方面。所以,拓展我们的视野、开放我们的领地,应当是情理之中的事,自然而然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义不容辞的事。其二,应当说,音乐文学所涵盖的一些艺术形式同一些其它姊妹艺术互有交叉,比如,涉笔戏剧、包括戏曲中的唱词,就与戏剧、戏曲剧本的创作无法分割;同样,涉笔曲艺里演唱品种的创作,也与该种艺术的整体创作难以分割;至于文艺晚会、电视艺术片等等的文学脚本、撰稿词,则本身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文学创作。既然如此,拓展音乐文学的应有领地,既可以较为充分而又及时地展示我们的作者群在音乐文学事业上所做出的实绩,并在此影响下,吸引更多的作者,在更为广阔的艺术创作天地里辛勤笔耕,从而在实践中不断充实自我,持续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使其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艺术家。与此同时,由于音乐文学门类的丰富,那些在戏剧、舞台、曲艺以至影视领域从事文字创作的作者,在无形之中也会与我们彼此汇合,壮大我们的阵容,成为一支浩浩荡荡的音乐文学大军。如此,该是怎样一种令人振奋的壮丽景象。在当今市场化的社会背景下,人民群众对艺术的需求越来越鲜明地呈现了多样化的、持续增长的态势,在这种文化需求多元化的制约下,艺术领域里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而各种艺术的相互融合、彼此互补,也几乎成为了一种必然趋势。一个作者能够尽可能地在多个艺术门类里汲取营养,多方面展示自己的创造成果,这无疑是符合时代需求的,是值得大力倡导的。我热切地期盼我们的歌词方阵里,能够出现更多成就斐然的音乐文学家、艺术家。2010岁末,北京

试谈歌词的出新 □ 吴广川

试谈歌词的出新□江苏吴广川写歌词如何出新,我觉得这是新老词家包括一些在创作上很有成就的著名词家最注重的一个问题。乔羽老师说:“歌词最容易写,歌词最不容易写好”,最不容易写好的原因,我觉得也包涵有出新难这个问题。在我们对歌词的审美中,在众多的出版和发表的新词中,常常会有一首或几首词跳进我们的眼中,留住了我们的目光,什么原因?就是因为这首或这几首词肯定在某些方面有所创新。在这儿,我想根据我对歌词的感受,谈谈出新这个问题。我觉得写一首词最重要的是构思要新。构思的概念,在我的思考中,应包括诸多的内容,比如对一首词的选题,立意,对素材的剪辑,对整首词的结构布局,特别是在创作中所选取的角度等等。一般来说,一首词的诞生,多是受到一些我们所熟悉的生活素材的冲击和启示而有了创作的灵感,觉得这些素材中有可以写成歌曲的成分,于是我们就开始构思了。也有先命题的,比如参加一些征歌,为一些晚会的命题写歌等等。再比如有时我们想规定自己写一首歌唱祖国或党的歌词等,怎么写呢?我们就开始调动我们所积累和感受过的思想和素材了,从中去寻找创作的灵感。这两种创作方法,虽然前者是生活启发了思想,后者是思想点亮了生活,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把思想和生活两者结合在一起,而进行艺术的构思布局。如何出新,就看你的构思布局和选取的角度是不是有属于你自己的个性特色了。而从歌词的立意上,最好要有时代感,要叫人听了读了,会觉有一缕新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而不是感到陈旧。比如今年春晚推出的歌曲《春天里》,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喜爱,原因之一就是很有新意,很有生活气息。“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开头短短的几句,几个众所皆知的意象,已叫人感到了时代和生活的的巨变。当然,这只是从立意上讲,出新,更多的还是要靠构思的巧妙和语言的形象运用。因为,旧的题材,同样可以写出新意。可以说,每一个题材都可以有千百种写法,在同一个主题下,词作家们可以尽展各自的才华。比如歌唱祖国是一个大的概念,大的命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写这个题材的词家真是太多了,写好写不好问题就在你的出新上。乔羽从一条大河找到了创作的灵感,找到了角度,写出了《我的祖国》;陈道斌在中国古老的历史文化中找到了创作灵感,写出了《书香中华》;石顺义从《黄河源头》选题歌颂祖国,胡宏伟则写《长江之歌》来抒发对祖国的热爱和展现我们中华民族一往直前的精神,而张千一则从《青藏高原》的地域角度来写对祖国的大好河山的赞美和追溯洪荒远古的一种民族感情。歌唱祖国,我们可以从黄河长江昆仑泰山的大角度写,从五星红旗、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角度来写,也可从一花一草一景一物的小角度来写。同样写乡情、亲情,晓光写出了《那就是我》,陈树写出了《九月九的酒》,陈哲写出了《黄土高坡》,付林则写出了《妈妈的吻》……,别人写过的题材,你即或重写,但你在立意上、布局上、角度上最好要有自己的创新,不然就是叫人看着似曾相识而少了新意。欣赏方文山作词、周杰伦演唱的歌曲,我最突出的感受就是新。虽然有些歌词听、读起来还比较难以深刻理解,但方文山的词确实叫人感到不俗。如今年春晚他推出的歌曲《兰亭序》,这个题材要是叫我根本就不敢写,《兰亭序》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写的一篇序文,同时又是一幅书法作品,把它可以演绎成歌曲艺术来展示吗?我不敢想。但方文山却用他的创作实践证明:能。从书法艺术上赏析,《兰亭序》表现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作者的气度、襟怀、情愫,在这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表现。从序文的内容品味,这篇序文更多的是对人的生命的感叹。但在方文山的歌词中,却演绎出一种唯美的古典爱情。他竟能把一篇古代的美文、一幅经典的书法作品,化作一首美丽典雅的歌曲,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创新,虽然我们要深刻感悟这首歌的内涵之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从粗略的欣赏中我们已感到这首歌一如《青花瓷》一样,在构思、立意、布局和选取的角度上都有一种新意。这大约是方文山最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了。选好角度是写好一首词能否出新的重要因素。比如我们都想写生活要快乐这个题材,但角度如何出新?歌手陈明演唱了一首浮克写的叫《快乐老家》的歌,初听这首歌时,我心中一震,这首歌是写什么的?旋律听着这么美,这么活泼轻快。再细听,原来词作者把快乐比作了“老家”,有意思。快乐本是一个形容词,何以把它喻为老家呢?家可是名词哦。我对它打了个问号?继而又想,快乐为什么就不可以比成是家呢?不光可以,而且这个比喻非常新鲜、生动,巧妙。出新,恰是这首歌的特色和成功之处。再比如张海宁作词的《爱情鸟》被林依伦唱红了中国,受到许许多多少男少女的喜爱,这首歌词同样写得很巧妙别致。作者不直接写人和人的爱情,而是通过描写树上的一只在呼唤配偶的爱情鸟来倾诉心中的对爱情的渴望和向住,这是在写爱情题材的歌曲中出新的范例。最近看了一首歌名:《嫁给幸福》,我虽还没有看这首词的具体内容,但这个题目的新奇已使我产生了兴趣。选一个好的新角度,写好开头至关重要。比如《黄河源头》“黄河的源头在哪里也/在牧马汉子的酒壶里也/黄河的源头在哪里也/在擀毡姑娘的歌喉里也。”作者用了几个设问句,又用了非常富有诗意的回答,可谓出彩出新。比如《青藏高原》,开头也用了几个设问句“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我感觉这种设问句就很新,有悬念,能一下子把受众抓住。再比如乔羽写的《思念》:“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也是用的设问句开头,叫人感到新奇别致。《小草》的开头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头开的也很新。《歌声与微笑》是一首晚会结束时演员同唱的歌:“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头开的也好,词句新美而准确,形象而生动。古人说好文章要“凤头豹尾”,这对我们写歌词同样是有启示的。我觉得一首歌词,能有一个出新的抓人眼球的题目最好,如《雾里看花》、《摇太阳》、《背太阳》、《种太阳》、《故乡的云》、《弯弯的月亮》、《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叫人一看题目就不俗,就想看想听。虽然《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这样的歌曲在歌坛引起了争议,但我们从歌曲艺术的角度赏析,这两首歌的流行和它的新奇别致和题目不能没有关系。歌词创作需要大胆地想象,把不合情理的事物通过想象描写得叫人感到合情理,能接受,甚至喜爱,这就是创新。即或你写的歌没有一个出奇的有特色的题目,但你在构思、立意、布局、选角度上有所出新,也是很可取且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如题目不新,构思、立意、布局、选角度也一般,但你却能把你的歌词语言玩出新的特色新的韵味,也是出新的一种展示,也可取得成功。话说回来,你的思想感悟和艺术品味也就融在你的歌词语言中了。再深一步说,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语言的艺术。一个词家的创作水平,一看你的语言就可有所了解。歌词的语言出新,要看你的遣词造句的功夫,看你捕捉意象的能力,看你的比喻是不是新鲜生动形象出彩,有没有涵蕴。还是举些例子来说明问题为好。出新的语言可谓举不胜举。如《父老乡亲》中的“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就很别致,有新鲜的感觉;如《涛声依旧》的开头句“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在枫桥边”,“流连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也很有诗思和新意,耐得品味。如《信天游》中的“大雁听过我的歌/小河亲过我的脸”有一种自然的新和美,如《说聊斋》中的“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有一种哲理的新和美。如《牵手》中的“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同样一个词,放到后面是名词,放到前面就成了动词,作者故意这样写,而造成了出新的效果。我曾创作了一首《我的苏北大平原》的歌曲,在苏北一带有点影响,其中有两句“早晨的太阳鲜又嫩/雨后的落日大又圆”,初写时,我想,用鲜和嫩描写早晨的太阳可以吗?我曾犹豫了半天,但最后决定用,因为我想早晨的空气十分新鲜,大平原上充分了生机,花草上庄稼上都挂着露珠,那升起的太阳确实给人一种又鲜又嫩的感觉;而在大平原上雨后的落日确是叫人感到又大又圆。我觉得这正是我这首词中出新的句子。可以说几乎每一首成名作都会有一句或几句出新出彩的句子。我手边有今年刚刚来到的第一期《词刊》,开篇之作是汤昭智先生歌唱党和祖国的一首词《日出东方》,我品读了两遍,看有没有出新出彩的词句,果然有几句不错,如“站在长城之巅,难忘那壮丽一刻/黎明在日出之时,金光闪烁/铁锤和镰刀演绎的烽火故事/点亮了共和国,最美好景象。”如“和阳光同行,是一种选择”,“和阳光同行,是一种执着”,这样的词句显然是作者精心创作出来的,不是从别人的作品中照搬的,从而给我们一种出新的感觉。我注意品赏一些当今的流行歌曲,相当一批年轻的词家打造出的歌词常有出新出彩的词句,可以列举好多好多。随便举一首张靓颖演唱的《个人秘密》,其中有这样一节:“你说我今天忽然不唠叨/我只好说我出门忘记带大脑/对你的感情不想让你知道/带走你的问号/转身潇洒的走掉”。读了就觉得很新,和传统的写爱情的歌词语言截然不同。“我只好说我出门忘记带大脑”,“带走你的问号”,这样的词句是新一代的年轻词家写爱情心态的风格。语言大胆出新,是年轻词家的一大特点,但我觉得他们还要注重立意的深刻、布局的新美和面向广大群众的雅俗结合,不要把路子走得太窄了,只局限在年轻人的欣赏中。在一首歌词中,不可能要求作者句句出新出彩,能有几句出新的句子,这首词就有了光彩,就有了新鲜感。常常就是这几句出新出彩的句子,顶起了这首词的脊梁。在和一些词友的聊天中,大家都感到现在写歌很难,即或你的词作发表了,但没有人谱曲也还是停留在纸面上;即或你的词被谱曲发表了,没有音乐制作人制作、歌手演唱也还是飞不起来;即或制作了演唱了,没有好的传媒也还是飞不远。写出一首好词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子还很长。而目前铺天盖地飞翔的歌,有许多的词我们还看不上眼,它们之所以能飞起来是由诸多因素决定的。比如一些词作家进入了一些演艺界的圈子,近水楼台,作品推出就容易多了。和一些写了词难以推出的作者一样,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我也推出过一些歌,静心而想,之所以能推出,还是因为这些词在立意、选材、构思、布局、选角度抑或在语言上有所出新。便想,你偶尔写一首有新意的词,可能不被作曲家和歌唱家看好,如你能写出一批有新意的高质量的词作,推出的概率就高多了,至少总会推出一首或几首吧。作家和作家的较量最终还是要靠作品的质量。好的作品有新意的作品是埋没不住的。平俗的作品推出来也会如昙花一现。因此我想说,生活在基层的词友们,我们不要怨天尤人,还是多从自己的作品质量上找原因,在出新上下点功夫,只要我们能拿出一批高质量的有新意有创意的作品去闯词界歌坛,希望就会在前面。

积累 坚持 悟性 □ 谢立明

积累坚持悟性□磐安谢立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遇,我转向歌词创作,想不到模仿人家写的第一首歌词《放风筝》,就被他人作曲,发表在《浙江教育》。从此,我走上了歌词创作的道路。现在写歌词,是出于内心的喜欢。为自己写作,有感觉就写,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不给自己设套,生活中,阅读中,什么东西触动了我,就写什么。写了就舒服,不写就闷得慌。因为能够感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激起他人特别是作曲家的共鸣。把自己在生活中最受感触的故事和情感融合在一起,用最正确传神的语言来表达。对人性感情乃至人生有独特的见解和体悟,并注重细节的刻画,尤其是很多人都可能经历过的细节,对准最有代表性的画面。我写歌词的体会是六个字:积累、坚持、悟性。一是积累。歌词艺术需要基本功,基本功靠的是平时的积累。积累从内容上分,有文化底蕴方面的积累,有生活、经验、修养等方面的积累,还有歌词写作技巧方面的积累等。深刻的思想,丰富的修养,自然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处在当今一个浮躁社会,心要静下来,要多读书、多思考。爱好广泛,涉及各种文学艺术门类,儒家、道家、佛家的书也看,做个杂家,博采众长。读书须用心性,心性能使人通变,能使人智慧,从中悟出道理。同是读书,人生经验、阅历深浅不同,收到的效果也不同。读书是积累,阅历是财富。没有积累便没有财富。你用什么去积累,非常重要。积累和财富同为人生中必不可少的。善读书者,山水亦是书,棋酒亦是书,花月亦是书,无字之书,得于自然,见于心性。能读无字之书,方可得惊人妙句。看到自然界里的《蝶恋花》,自然流出了:“花,欣欣美,无情的有情,谁人能体会?蝶,款款飞,无意的有意,谁人心已碎?”2008年11月,我去新疆旅游,途经盐湖时,听导游介绍,盐湖与下面的淡水湖祡窝堡湖,落差只有二十米。不由得心里一惊,从盐与水的界限,联想到善与恶、黑与白、爱与恨等。由此生发开去,立即在颠簸的车里记下了几个关键词语。而后完成了歌词《得失一念间》:“……黑与白,总是模糊的概念,得与失,就在你我一念间。”生活的积累也非常重要。做一个有心人,观察生活现象,直接的间接的,从生活里汲取素材,创作出生动形象的歌词。那年,女儿进入高三,学习非常紧张。我们明显地感到女儿的思想压力在增大。如果星期天放学回家,听到她咚咚咚地上楼,一边开门一边叫“老爸——”。这个星期全家都会很高兴。如果她绷着脸,嘴上一声不响。我们就猜想,她又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随之担忧。生怕什么话讲不对路,又引发她情绪,影响学习。因此联想到一个人的情绪好坏,感染着全家。我就从生活中提炼主题《带着快乐回家》:“带着快乐回家,笑声飞出窗纱。炒点幽默,加点酸辣,调出生活的七彩霞……”同时,让细节“活”起来,完全用平民的口吻,一气呵成。根据自己日常的经验的积累,经常运用“通感”、或者说“感觉挪移”,将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彼此打通,让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可以不分界限。有时让颜色似乎有温度,有时让声音似乎有形象,有时让冷暖似乎有重量,有时让气味似乎有体质。这样对事物就突破了一般经验的感受,有深细的体会,因此,能写出新奇的词句,唤起丰富的想象和联想,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如我的《爱是一种习惯》:“书桌上,你泡的一杯温暖,总是放在岁月的手上。冬夜里,你炖的一碗爱恋,总是热在痴情的心房。行囊里,你叠的几层呢喃,总是靠在旅途的窗旁。病床前,你喂的几勺疼惜,总是给我生命的能量。你的爱是一种习惯,习惯走多远,爱就有多长。沿着习惯的航线扬帆,风浪来了,爱也不会翻船。”积累从方法上分,有随意性和系统性。我一般随意性积累较多,平时看报、读书、聊天等,发现自己感兴趣的话,新颖的词语,就随手记在笔记本、或者手机里。有时,变化一下角度,成为自己的语言。多向生活学习,多向时尚学习,留意报刊里、生活里、网络里许多鲜活的语言,可信手捡来,为我所用,运用到自己的歌词里。如,我看了网络里,高校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蜗居在一起的调查报告,忍不住留下眼泪。一口气写了《青春何处安放》,其中“现实朝北,理想朝南”用的就是网络语言。发出了“花光了父母希望,青春何处安放?”的感叹!还有系统性积累,多读唐诗宋词和现代诗歌,诗词不分家,从中汲取营养,以意境为上。多向名家学习,多读别人好的歌词,从题材、构思、手法、语境等方面加以分析,吸收长处,拓展自己的视野,打破自己的思维定势。同时,经常向名家请教,特别是抓住与名家一起开会、采风的难得机遇,虚心求教,如虞文琴、晨枫、宋小明、钱建隆、雷子明等老师。特别是上海音乐文学学会会长汤昭智老师,我经常发习作给他,请他指点,他总是不厌其烦,每首必改,每次必回。通过他的悉心指导,了解自己的缺陷。我当时为什么会这样写?老师为什么这样改?好在什么地方?所以,我在以后的写作中,注重构思、手法、语言等的出新,注重抒情性,增加情感的力量,注重歌词内在的音乐性和细节的刻画,保持哲理性的长处但要用很浅显的语言说出来等等。俗话说,长期积累,偶然得之。如,我写佛教歌曲《因果之间有个缘》,以小见大,说出佛教的真谛。就得益于平时对佛教知识的积累和生活的感悟。二是坚持。喜欢了歌词,就要坚持下去。持之以恒,必有收获。备一本专门的笔记本,记录你的生活感悟,以一颗平常心捕捉那些美好的东西,不放过一闪念的思想火花。练好内功,摈弃功利性。功利性少了,心态就放松。拥有一份自由心态保存灵魂的率真,不受他人眼光的支配,就能写出好作品。至于发表、得奖都是副产品。最终决定作品品位的高下,取决于文化底蕴和生活阅历的积累,取决于对歌词艺术的内在悟性。重要的不是题材,而是对题材的处理,不是写什么,而是怎么写。表面上相同的题材,不同的人可以写成完全不同的东西。无论写什么,总能写出自己独特的眼光,总能揭示出人类的共同境况和感受,即写的总是自己,又总是整个人生和世界。让作品说话,让时间证明。三是悟性。悟性,来源于平时对歌词写作的专注和思考。幸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头脑。如要把米酿成酒,除了外界的材料、温度等条件,要归功于内在的发酵反应。悟性就是用艺术家的思维,练就一种内在的视觉,消化积累的知识、经验等,把一切贮存在头脑里的材料,通过你天马行空的思索、筛选,有效链接,重新排列组合,变成你自己的东西。正如汤昭智老师所说,“创新是艺术创作的生命所在,一是不重复自己,要求自己每一次创作,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二是不要重复别人,人云亦云,自己的作品要具有独特的个性色彩。”他人说过的,就换个角度说,打破自己的惯性思维,悟出自己独特的感受,找到人人心中有,口里没有说出的话。如白石道人所言:“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词家既要入世,也要出世。调适精神层面上的自己与世俗中的自己的冲突。词家在创作过程中的内心世界应该是独特的,心无旁骛,写点真情,求新、求变,写出来的作品,是对人生、社会、生活的感悟,才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一个词家在创作的历程中,最重要的、最值得期待的就是质的飞跃。主要靠自己去揣摩,自己去“开悟”,别人是帮不了忙的。就像佛经里所说,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就见佛性。歌词是踏着生活的节拍,伴着音乐的旋律,从笔端流淌出来的心灵之泉。文字就那么多,二千多常用字,看谁有本事堆砌成有深度的句子,并集句成章,构成优美的意境,“状难写之景如在眼前,舍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就看你的构思、遣词造句的能力。要想留下自己的足迹,只能从没路的地方走。

花港词刊2011-2 风荷

寓深刻于浅显,寓隐约于明朗,寓曲折于直白,寓文于野,寓雅于俗。——乔羽————————————————————————————————————————————————————————————————————————————————————————————————————————————————————————————————————————————————————————————————————————

花港词刊2011-3 印月

努力做一个知天时、懂地利、经营得法的农夫,把我们这片小小的歌词园地耕得更深一些,种得更细一些,一籽落地,万颗归仓,那才叫做真正的丰收。——乔羽

花港词刊2011-4 香雪

我还是希望词友们重质别重量,要精益求精,认认真真地写好每一首歌词。同时还应从提高文学素质和艺术修养入手,扎扎实实练就基本功,用千斤之力去舞百斤之剑,自然是举重若轻,得心应手。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功到自然成”嘛。——乔羽

  •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傍晚伴着微风的拂过,我信步在都市的街道上。但灵魂已被剥离出躯体,记忆也被禁锢在时空的十字架上。我无力去拥抱这里的热情,也无力抚摸这座城市的旖旎。...

中国歌乐

中国歌乐 孟凡玉 朱洁琼著

中国歌乐

中国歌乐 孟凡玉 朱洁琼著

  •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中小学音乐教育》2018年总目录

  •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

    你是我思念的风筝傍晚伴着微风的拂过,我信步在都市的街道上。但灵魂已被剥离出躯体,记忆也被禁锢在时空的十字架上。我无力去拥抱这里的热情,也无力抚摸这座城市的旖旎。...

标题标题

更多

翁持更主持开幕式

宣传部、省文联主办,省音协承办,2014年浙江省“村歌”创作演唱大赛。

全省音乐大赛力推新人新作

“那天我不经意地,按响了你家门铃,告诉你天在下雨,快把晾晒的衣服收进。

有坚持就有收获 林梦

第四届民族管弦乐《彩蝶纷飞》获得银奖。

2015台州市新春音乐会激情上演

由台州市人民政府主办,市文广新局承办,市文化馆、市音乐家协会执行承办的“2015台州市新春音乐会”……

刁玉泉

<a href="http://webscan.360.cn/index/checkwebsite/url/hzyan.com"><img border="0" src="http://img.webscan.360.cn/status/pai/hash/0a5cad7274cde0448cbf0d47d9f3375a"/></a>

花港词刊2011-春晓 复刊号

二月的杭州不见睛好,依然是细雨敷面的寒瑟,细心的人们发现,当年陆游住过的孩儿巷,一枝红杏正骑墙而出;白娘子打着伞儿的白堤,桃花在含苞欲放……。江南的春天,挡不住地来了!借此美好的季节,我们向一年来关心、支持和呵护《花港词刊》的作者、读者朋友们,表示最美好的祝愿!祝大家心中春意绵绵,笔下佳作连连!以西湖十景之一命名的《花港》词刊,创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曾发表了《美丽的心灵》等一大批佳作,走出了新时期浙江最初的一批年青作者,有些成为日后歌词创作的中坚力量。时光飞逝,时隔三十年,《花港词刊》于2011年复刊,它传承浙江的人文精神,充满全新的创造与渴望,透着当今时代特有的色彩和风华,向我们走来,与每一个希望结识它的人相遇,并渴望成为心灵的陪伴。在一个资讯泛滥的时代,办一本音乐文学刊物,会是一件寂寞的事。但我们觉得生活需要这样一本能“歌唱”的刊物。它应该有宽阔的视野和从容的气度,有好的构思与版式设计,有对新人发现的喜悦和歌唱的快乐,有对歌词创作的悉心理解与理性的思辨,有源源不断带着清新、美丽气息的作品支撑,它们是追随时代、来自心灵的结晶体,真诚、亲切、新鲜、蓬勃……;我们知道正起步伊始,力量微薄,相距甚远,但一定会竭诚地付出努力。感谢有你!让我们见证春天,见证《花港词刊》的成长。《花港词刊》编辑部

且听风耹 阡寒

且听风聆——悼陈江风老师□丽水阡寒秋雨寂寂,落叶纷纷,瓯江的黄昏,等待孤独的人,千年埠头,空留浣衣声,谁钓一江风月,江畔独饮。且听风吟,一壶饮尽爱恨,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彩云。畲水涟漪,秋歌长吟,瓯江的渔火,守候归家的人,雁来雁去,雁鸣声声,抛却一世繁华,江上抚琴。且听风吟,笑看万丈红尘,挥一挥手,做一片天边闲云。注:《畲水秋歌》是江风老师的歌曲代表作,曾获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原题《瓯江的黄昏》,“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是他经常说的,想不到一语成谶!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DMzMDExMjI0/v.swf


返回顶部